远也

拜托丘比特 终章

妹狗

*

刘耀文很久都没开直播。

 

久到阮七七都开始催他,微博的粉丝掉了近几千,但他还是迟迟没有上线。

 

曾经日子太平淡无声的他选择打游戏去逃避这个世界,却意外在另一个次元遇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人。如今那个人一声不响地走了,再回到那个地方反而会更难过。

 

刘耀文去问过保安叔叔,叔叔说宋亚轩在那天跟着小姨离开了,两人带着两个行李箱,似乎是要出远门。

 

后来他鼓起勇气给宋亚轩发消息,“在哪里”“一切顺利吗”,寥寥几条无一不石沉大海,宋亚轩是铁了心地不想再理他。

 

之后日子似乎又回归过去,他依旧是一个人上学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生活,仿佛短短的两个月一切都没发生过,而宋亚轩不过是匆匆在他生活里留下一笔美好又残忍回忆的梦,梦一醒,一切照旧。

 

只是在每次进电梯前都会下意识往后看一眼,路过十八班门口时也会去寻找坐在窗边的少年的身影。

 

每当这时,刘耀文都会后悔,如果当时他能再勇敢一点,抓住他就好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小姨把宋亚轩送到了家里,爸爸妈妈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。

 

家乡这时田野已经冒出新鲜的绿色,风一吹,春天的味道扑面而来。宋亚轩走在泥土路面,轻轻地呼了一口气。

 

爸妈并没有把要回家调理这件事当作任性,而是主动联系了小姨,说把儿子接回来先缓一缓。

 

小姨人美心善,关于宋亚轩的事从不怠慢,当天就从公司请假,送宋亚轩到火车站,还抱着他说想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她打电话。

 

她没有多问宋亚轩为什么要回去,乍换了一个环境不适应都是难免的,现在的少年都有自己的心事,做大人的只要能够在保证安全和道德的前提下支持他就好了。

 

爸妈那天早就把他的房间收拾好了,给他做了最喜欢的土豆炖牛肉,没批评他的任性,还安慰他如果是在适应不了大城市的生活,我们就回来上,反正没有大出息又没关系,快乐才是最重要。

 

宋亚轩说好。

 

晚上跟父母在院子里聊天,家一旁的槐树开花了,广袤的银河下,淡淡的香气混在如水的月色中,洒到人身上,有种说不出的平和与寂静。

 

只是宋亚轩这时候总会想起刘耀文,想起他身上好闻的香味,也跟槐花一样。

 

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刘耀文了,也很久没有上过微博和游戏,他怕看到关于刘耀文的一切,更怕看到刘耀文会因为这份喜欢而嫌弃他、厌恶他,所以微信都设置了不再接收此人的消息。

 

这么好的月色,世界两个角落的人也许在同赏,可不幸的是,这两个人都是世界上最胆小的人。

 

 

 

小镇的生活节奏很慢,宋亚轩每天早上起来吃完妈妈做的早餐后,就跟着小姨给他发的网课视频学习,过着跟青城一中一样的作息。

 

画室的老师会微信给他发今天的任务,而后语音通话点评打分。

 

周六宋亚轩照常联系老师,老师给他发了一张照片,是这次的素描素材:《拯救普塞克的厄洛斯》雕塑。

 

图片中,爱神以一吻唤醒了自己已逝的爱人,雕像定格的便是这温柔的画面。

 

宋亚轩难以言喻自己在看到这个雕塑的心情,不知为何,他这次特别不在状态,两个小时过去了,老师验收成果的时候都叹了一口气。

 

愣愣地听完点评,在临近下课时,老师给他发来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

【要读懂一个作品,才能表达。】

 

宋亚轩盯着那句话半天,接着打开了平板。他搜索了这个雕像背后的故事,那篇文章的结尾,有这么一句话。

 

“爱征服了所有人,所以我们投降于爱。”

 

爱神的爱情并不是一路顺利,一路颠沛流离最终才与名为灵魂的女孩共度永生,因为爱与灵魂相结,所以情比金坚,永远不会破裂。

 

宋亚轩忽然想,如今已经幸福美满的爱神大概也最知道爱情的不容易与珍贵,所以会不会更加体谅世上的有情人。

 

要是爱神能真的显灵就好了,他好想再见到刘耀文。

 

 

 

宋亚轩又把那个雕塑重新画了一遍,没有急着给老师看。不知为何,在最后一笔落下时,有一种强烈的念头催使着他,最终他放下画笔,拿起了手机。

 

恰好在这一刻,有消息通知:您的特别关注Lil Wen开播了。

 

宋亚轩注视着这个名字,呆了很久,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就连心跳错乱的节拍,也格外久违。

 

那种念头催促着他去看一眼心上人,就一眼,悄悄看完走掉就好了,不用再打扰他。

 

于是他切成小号点进去,刘耀文还在调试设备,弹幕这次刷得格外快。

 

【男高小子最近去哪里了?一个多月都没直播】

【你心里还有我们吗!呜呜呜呜呜】

……

 

刘耀文很久没直播了吗?

 

宋亚轩眨巴了下眼睛,想打字问一下,可这时直播间里忽然传来“嗡”的一声,紧接着,一个好听的声音顺着电流传到耳蜗,重重地砸到心上。

 

“大家可以,听到我说话吗?”

 

弹幕停顿一秒,接着被一种堪称可怕的速度刷屏。

 

宋亚轩在一群“啊”中找回自己的知觉,恍然意识到,Lil Wen,开麦了?

 

所有人都难以置信,他也不例外。

 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??wen开麦了?谁把我扇醒】

【男高小子声音这么好听。。。】

【啊啊啊啊啊那之前为什么不开,现在又开了!!你让我等得好苦!!】

【不敢想象打游戏时遇到这样的男生我会有多强】

……

 

刘耀文似乎有些拘谨,说完那句话后停顿了很久,努力尝试在一堆谴责中找到问题回答。

 

宋亚轩短暂地被弹幕逗笑,也是实打实地为刘耀文开心,能走出这一步,不知道他用了多少勇气。

 

可下一秒,他的笑容却猛然僵在脸上,

 

“为什么开麦。因为之前有个人说我的声音好听。”

 

【啊啊啊啊是谁啊?】

“是谁吗?是我……很喜欢的一个人。”

 

【所以你这次直播就是孔雀开屏??呜呜呜呜呜哪个女生这么有福气】

“什么是孔雀开屏?他是个男生。”

 

【原来是男生。肯定是wen很珍贵的朋友吧。】

 

刘耀文顿了一下,“他已经很久没理我了,我试过联系他,但是找不到,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,也许他也在看直播。”

 

“嗯,我很想见他一面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四月末,初春的料峭尽数消散,明媚的天气里混着人间草木的香气。

 

刘耀文坐在小花园边的椅子上,似乎有些紧张。看手机的频率大大增加,好像不过两秒,就要把屏幕打开一次。

 

身旁的小狗似乎嗅到了一丝丝不平常的气息,他正襟危坐,见主人那么不淡定,还嗤之以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

 

不知道这样等了多久,直到小区门口传来行李箱轧在水泥路上的摩擦声,刘耀文猛地抬头。

 

他看到远处那个轮廓慢慢变得清晰、再清晰,栗色的发丝在风中摇摆,视线往下,是宋亚轩漂亮又明媚的眼睛,正专注地看向他,里面装满的是他以往从未察觉到的情绪。

 

时间仿佛变得很慢,慢到短短的几十米,却如他们因为彼此的犹豫而错过的两个月。

 

刘耀文抬脚,想上前去,抱宋亚轩一下。

 

可身旁的小狗忽然“汪”一身,接着一个白色糯米团子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冲了过去。

 

刘耀文还没反应过来,便听到一声焦急的“土豆”,继而“扑通”一声传来。

 

他回过神来时,恰巧看到两只倒在地上的场景。

 

为什么好不容易再见面又是这种情景,坐在地上的宋亚轩有些气愤地想。可他又没办法对小狗发火,始作俑者小土豆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他只是因为许久不见宋亚轩,只能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思念。

 

宋亚轩摸摸土豆的头,在要挣扎地站起来之前,眼前突然多了一只手。

 

他懵懵地抬头看去,仿佛时间把他们拉扯到初见,又或是那个雨天,刘耀文伸出了手,他搭上去,余温都撩人心弦。

 

宋亚轩借着力站起来,两人呆呆地面对面站定,他不敢看刘耀文的眼睛,有些局促地抠着手指,直到听见刘耀文的声音:

 

“这是什么?”

 

宋亚轩有些茫然地看过去,只见自己给刘耀文带的抹茶蛋糕早已被掀翻在地,里面的奶油混成一团,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。

 

“我的蛋糕!!”

 

他真的要崩溃了,为什么再见面他依旧这么倒霉。

 

忽然,一声轻笑拉回他的注意力。

 

他回头望去,见刘耀文弯着眼睛望着他,嘴角带笑,卧蚕饱满又圆。

 

这灿烂的笑意和春末的太阳一样令人欢喜。

 

宋亚轩顿了一下,也笑了起来,而后被刘耀文牵住了手。

 

爱神在这一刻射出了他的金箭。

 

“等你很久了,走吧。”

 

“好!”

 

END.

有彩蛋。



小后记:

在三月末,我把这个发生在冬末春初的小故事写完啦。

这篇没什么深意,没有跌跌撞撞的剧情,有的只是两个少年在爱情朦胧期的试探和犹豫,微不足道,但意义重大。

所以我选择把结尾定格在互诉爱意的那一瞬间,因为:

喜欢在热烈的青春里本来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,只是来势汹汹,心跳的节拍被打乱,便认为世界都下起了雨。

也许有一天,你也会再勇敢些,然后读懂青春的真正价值,也许就在那一个个令人难忘又牵挂的瞬间。

给你也给我。

这一程就到这里,番外暂定是恋爱日常和初吻试探。

下个故事再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30)

热度(2422)

  1. 共6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