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8

妹狗

*

宋亚轩盯着那两个字,感觉精神都有点错乱。他没敢点接受,先是小窗了一下刘耀文,有些不确定地问:

 

【是点错了吗?】

 

那边没回复,直接发来邀请,宋亚轩手忙脚乱点击接受,进房间时看到刘耀文id旁的麦克风亮着。

 

“没点错,别的关系满了。”

 

耳机里,刘耀文的声音有点低,听起来像俯在他耳边讲话一样。

 

宋亚轩不自然地摸摸耳垂,而后点开了刘耀文的资料卡,亲密关系那一栏设置了其他人不可见,人数满不满也无从可知。

 

“那也不要绑这个呀。”

 

“你很介意吗?”

 

宋亚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他其实想说他开心都来不及呢,哪怕只是因为位置满了而不得不绑这个“恋人”关系,可这两个字对宋亚轩来说依旧意义重大。

 

但他又顾虑到刘耀文的直播,如果两个人一起玩的时候出现两个小心心标识,肯定会让粉丝误会,到时候有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因为据他了解,刘耀文的女友粉还挺多的。

 

“不是呀,”宋亚轩否认,“你的粉丝看到会误会的。”

 

那边沉默了半晌,而后说,“误会什么?”

 

“就是就是,”宋亚轩有些激动地回他,说到那两个字却卡了壳,“会让她们觉得你是因为……涨粉而不是技术呀。”

 

他的脸已经通红了,胡言乱语了一通,也不知道刘耀文有没有听懂,过了好一会儿,对面才回:“好吧。”

 

不知为何,宋亚轩总觉得自己听出来了一点点委屈的腔调。可很快又被自己否认。

 

怎么可能呢,对面可是刘耀文。

 

 

 

经历了几场雨,天气已经彻底暖了起来,而随着一段短暂的假期过去,一中迎来了第一个小段考。

 

开考前一天学生们忙着把课桌收拾出来,书堆在走廊上,陈艺汝吆喝着要跟宋亚轩放在一起,理由是她的书太孤单了,不能没有同桌,宋亚轩欣然接受了这个邀请。

 

高二十四班在走廊另一头,把书放下后宋亚轩下意识往那边看了一眼,恰好看到刘耀文搬着书出来,身旁跟着一个女孩子。

 

他把书放下后被女孩子拉住了校服衣角,于是很绅士地没有走,而是沉默地听着对方把话讲完。

 

只是在发呆的时候,心灵感应般,刘耀文抬头望过来。

 

他们的目光在空气中交错,几米,隔着透过窗折射过来的阳光和路过的同学,那一瞬间周围的场景渐渐虚化,视线中有种莫名的因子融于空气,抽丝剥茧般生长起来。

 

刘耀文的目光仿佛有重量,压在宋亚轩身上,理智提醒他要别开,情感却逼着他对视。

 

片刻后,一阵吵闹的上课铃及时响起,这场令人心烦意乱的对视随之被打破,宋亚轩恍然回神,继而逃一般地回到了教室。

 

 

 

段考持续了两天时间,老师用一天批改,很快就出了成绩。

 

宋亚轩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傻了眼,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发挥失常,这个成绩起码在之前的学校都能上前五,可这次连前十五都没有考到。

 

花儿姐安慰他说初来乍到能考这个名次已经很不容易,但也指出他最近确实心不在焉,很多时候她都能看出来,人坐在位置上,心却飞远了。

 

似乎要印证花儿姐的话,放学时宋亚轩收拾书包,回头时与拿着水桶值日的同学撞到了一起,水尽数洒到身上,透心凉的感觉瞬间蔓延到全身。

 

宋亚轩很懵地抬头,同学慌忙为他找纸,又不断跟他道歉,他反应过来说没事。

 

刘耀文到十八班的时候便看到这样的场景,宋亚轩低着头,校服外套湿了一大块,很固执地拿着一张已经湿透的纸巾擦着一个地方,一下又一下,像是要把那里擦破。

 

其实并没什么用,可宋亚轩还是在擦,手指都搓得发红了。直到另一只手搭到他的手腕上,他才如梦初醒一般抬起头。

 

刘耀文站在他侧边,拿出一张干净的卫生纸,微微弯腰,轻轻把他手上残留的水珠揩去。

 

“湿透了。”

 

宋亚轩的目光落在他的嘴唇上,他们的距离从未这么近过,近到他只要一抬头,就能亲到刘耀文的脸颊。

 

可下一秒他又强制自己移开了视线,闷闷地“嗯”一声当作回答刘耀文的话。

 

“心情不好吗?”刘耀文看他一眼,这个角度宋亚轩的刘海遮住了眼睛,因为上半身湿透,身子在小幅度发抖。

 

想了想,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,披在了宋亚轩身上。

 

对方有些懵地抬头,刘耀文回答:“会着凉的,先穿着。”

 

宋亚轩没再推脱,他把外套穿上,缩了缩脖子,刘耀文身上好闻的香气萦绕在身边,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

他们出校门的时候校园门口已经变得很冷清,宋亚轩湿了的外套被刘耀文拿着,他低着头走在刘耀文身后,思考他的焦虑是不是真的表现得太过明显。

 

不过这不能怪他,这几天事事不顺,所有让人觉得难堪的情绪堆积在一起,饶是再乐观的一个人都有承受不住的时候。

 

里面的衣服还是湿的,风一吹有点凉,宋亚轩下意识把手揣进兜里,左边忽然摩挲到熟悉的触感。

 

他呆了两秒,慢慢抽回手,又慢慢摊开,那个被叠成四方块的画纸赫然出现在视野。

 

这一瞬间觉得更冷了,冷到好几次都打不开那一张画。

 

直到看清画中的人,前面的脚步声停了,宋亚轩恍然抬头,正对上刘耀文的眼睛。

 

那种眼神再度压在他身上,宋亚轩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次的对视重得让他喘不过气——他自以为还算精湛的伪装、还算保守的心事,早已在他完全不知情时被暴露在光日之下,被剥开在喜欢的人眼中。

 

宋亚轩脸色发白,面对着刘耀文,不知道作何反应,只是呓语般喃喃出声,“你早就知道了,对吗?”

 

刘耀文看着他,好半天,点了点头。

 

其实他也不知道宋亚轩口中的“知道”是指什么,是指他瞒着自己画下这幅画,还是出于什么动机画下这幅画。

 

如果是后者,倒是让他摇摆不定的心寻找到了最终答案。

 

宋亚轩低下了头。

 

他忽然有点难过,却不知道在难过什么。是在难过刘耀文知道之后没有嫌弃自己、还和自己做朋友吗。

 

可那不应该庆幸吗。

 

两人都没再说话,道路旁的草木香顺着风飘来,树影摇曳,天的尽头是只剩下半个的太阳。

 

刘耀文在等宋亚轩开口,过了很久,才听到一声很轻的“对不起”,而后男孩子径直绕过他,往前大步走去。

 

而他却被一声道歉钉在原地——因为那三个字中不易察觉的、拼命压抑的哭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让宋亚轩哭了。

 

这个念头徘徊在刘耀文脑海里,让他整天坐立难安。

 

可这真的是一个误会,他只是忘记了那幅画被自己放到了校服口袋,也没想到之后会接连发生这些事。

 

他能理解被撞破心事的难堪,也明白宋亚轩不再联系他的理由,可他必须承认,这一切都让自己很在意。

 

刘耀文对着和宋亚轩的微信聊天发了很久的呆,打的字反反复复删了又删——现在发什么似乎都很苍白,可他又觉得不应该如此草率。

 

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才可以。

 

可他又是一个胆小鬼,长期被社交困住的人始终不敢首先迈出那一步。因为刘耀文真的怕走错一步两人就回不到从前,宋亚轩明媚又灿烂地走进他沉默世界,甘露逢源,他异常珍惜,不论是因为友情还是爱情。

 

只是犹豫会酿成大错,这一点刘耀文却不知道。

 

在没有联系的第二周,一个看着眼熟的女孩子来门口找他,直到走近了,刘耀文才认出来那是宋亚轩的同桌。

 

刘耀文没叫出名字,女孩子并不在意,而是转而问他:“你知道亚轩去哪里了吗?”

 

刘耀文懵了一下,脱口而出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

“我听我们班主任说他后面几个月都有可能不来了,但是没问到具体的原因,我给他发了好多消息也都没回我。你们关系那么好,我以为你会知道。”

 

不知道为何,这句话说完之后,陈艺汝明显感觉到刘耀文身体晃了一下,可抬头看过去时他又跟往常没什么两样。

 

过了几秒,她听到对面的男孩子开口,声音很低,仔细听还有一点颤抖,“如果他联系你的话,一定要跟我说,好吗?”

 

陈艺汝有些担忧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好,他给你发消息你也要告诉我。”

 

 

-

彩蛋是小猫日记。

评论(69)

热度(1709)

  1.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