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7

妹狗

*

小狗公园在这座城市比较偏僻的地界,是由一个旧工厂改造的,里面新种了大面积的草坪,还有许多供小狗玩的娱乐设施。

 

周末天气很好,来玩的人也很多。

 

刘耀文先去买水,宋亚轩抱着土豆在门口,目视着各种各样的小狗进进出出。土豆胆子小,见到体型比他大的狗连笑都不笑了,咬着嘴唇一个劲儿地往宋亚轩怀里钻。

 

刘耀文刚回来就看到这一幕,他拍拍小狗的头,从宋亚轩怀里接过土豆,又顺手把奶茶给对方。

 

“很少带他出来社交,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交到朋友。”

 

奶茶是抹茶味的,宋亚轩很喜欢的味道。他喝了一口,比想象中的甜,差点被呛到。

 

忙抑制住要咳嗽的念头,缓了半天,宋亚轩才来得及回刘耀文的话,“以前都没交到过吗?”

 

刘耀文摇摇头,领着宋亚轩进公园,“以前遇到的小狗看他小,老欺负他。”

 

宋亚轩脑补出小小的一只棉花糖可怜兮兮地缩在角落,面前是张牙舞爪的邪恶大狗的画面,忍不住怜惜了一下小土豆,“那这里狗狗这么多,他会害怕吗?要不我们单独找一个地方带他减肥呢?”

 

“不用,”刘耀文带他走到一圈跑道旁,忽然偏过头去看他,很认真地补充,“有朋友在就不怕。”

 

宋亚轩愣了一下,莫名觉得被这句话点了一下,是在单纯说小狗吗,他也不知道。

 

跑道上已经有好几只小狗在那里了,刘耀文把土豆放到起点,而后转头给宋亚轩手里塞了个东西。宋亚轩摊开手掌一看,是上次花臂老板送的火腿肠。

 

“你在终点引他,我陪他跑过去。”

 

宋亚轩照做,快步跑到终点,准备好后冲刘耀文挥了挥手。

 

他远远地望着,身材高挑的少年似乎对土豆摆了摆手,然后他们两个同时跑过来。

 

蓝天下,身材高挑的少年迈着大步子,刘海被风吹地向后,露出带笑的眼睛,身旁的小狗也在欢快地冲他笑。

 

宋亚轩忽然觉得,如果现在有画笔,他现在笔下一定定格了一幅富有青春感的油画,画的主角是他喜欢的人和一只可爱的小狗。

 

这一瞬间让人觉得特别幸福,心里饱胀到满足的感觉已经很少出现过。

 

几次下来,小狗如愿吃到了一点火腿肠,刘耀文在给土豆喂水的时候余光扫过漂亮男生嘴角翘起的弧度,也没忍住笑了笑。

 

也许是今天天气太好了,有阳光在的地方就让人开心。

 

 

 

 

陪小狗玩到了将近下午两人才去吃饭,这一趟把土豆几天的精力都消磨光了,现在趴在刘耀文的肩膀上睡觉,走路都没把他颠醒。

 

宋亚轩在刘耀文身后走着,看到这一幕有些想笑,他伸手去碰了碰土豆的鼻子,小狗没有一丝反应,他没忍住笑道:“感觉他好像个小孩子,那种还没长大,需要爸爸妈妈陪的宝宝。”

 

刘耀文步子没停,回头看他一眼,“我是他爸爸。”

 

“嗯,你是他爸……爸。”

 

应到一半意识到什么不对,宋亚轩卡了一下,又觉得这样实在太不对劲儿,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去。

 

气氛忽然尴尬了起来——也许只有宋亚轩这么觉得,毕竟这里心思不轨的人只有他。

 

好半天没再说话,在走到小狗公园门口的时候,刘耀文突然开口:“你最近是谈恋爱了吗?”

 

话题转得太快,宋亚轩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?”

 

刘耀文抿着嘴没说话,余光轻轻瞟了他一眼。

 

宋亚轩却慌了,他不知道刘耀文为什么会无缘无故问这一句,是因为自己太明显露出马脚了吗?

 

都紧张到手心出汗了,表面上却还得装作若无其事,不经意地反问,“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

 

刘耀文不答,只看着他,那目光好像已经把他那些自以为隐瞒很好的心事看了个一干二净,就差把他们残忍地拿出来,放到光天化日之下。

 

宋亚轩脑子乱糟糟的,一万个理由已经编好,甚至想好了要不干脆承认罢了,这样就不用再因为那所谓的喜欢纠结、失眠和惶恐不安了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宋亚轩感觉全身都要被冷汗湿透的时候,刘耀文终于开口了,“几周前,你没有选择跟我一起走,而是和一个女生。”

 

宋亚轩愣了一下,回忆把他拉扯到那几天,回想起来后那一块大石头忽然间落了地。

 

原来没有看出来,宋亚轩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,“那是我同桌呀,陈艺汝,你之前见过的。”

 

“你们那天去做了什么?”

 

“就,跟我说了一些悄悄话,关于她喜欢的人。”

 

不知道刘耀文问这个做什么,但是宋亚轩还是很诚实地回答。

 

他听到身旁的人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两人一起穿过种满梧桐树的街道,宋亚轩往上眺望时,忽然想起很久之前的那个课间,他坐在树下问刘耀文,喜欢的类型是什么。

 

之前并没有多么迫切得到一个答案,反倒是这时,他却有些急切地想知道被铃声盖住的声音到底说了什么。

 

但是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,宋亚轩悄悄地用余光去描摹刘耀文的侧脸,不料这次没像之前一样,看一会儿便又偷偷地收回目光。

 

刘耀文很突然地偏过头来,两人的目光蓦地相撞。他看到被枝叶切割的阳光倒映在少年眼睛里的颜色,听到他说,“那你呢,没有谈恋爱,那有喜欢的人吗?”

 

好半天宋亚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他有些慌乱地移开眼神,很没底气地否认:“没有。”

 

刘耀文还想再问什么,宋亚轩已经加快步伐往前走了。

 

他凝视着男孩子有些匆忙的背影,拐弯时外套被一旁的花枝刮了一下,一个东西就这么从口袋里掉出来,而宋亚轩毫无察觉。

 

刘耀文抬起脚跟上,又在掉落的地方停住。

 

他低头看去,是一张被叠成四方块的画纸。

 

 

 

 

因为直播时间太不固定,忙于学业的阮七七终于有天抽出空来给刘耀文打电话。

 

她先是谴责了一下刘耀文阴间的直播时间,又很中肯地夸赞刘耀文最近运营不错,她只是几天没看,微博粉丝又涨了不少。

 

刘耀文简单问了一下她的近况,而后女孩子便喋喋不休地说起她们的校园八卦,都没有留给他接话的时间。

 

于是他就只盯着手里那张画纸发呆。

 

纸的两角有点卷边了,因为对折时间太长,画中的人脸上留下了好几道痕迹。

 

那是他自己的脸,不是二次元的Lil Wen,而是现实生活中的刘耀文。

 

因为什么呢?

 

脑海里浮现出宋亚轩的模样,是他们还没有成为朋友时,小区花园里,少年笑着冲他挥手,大声喊“请多多关照”,栗色发丝被吹得凌乱,笑得却明媚。

 

刘耀文记得当时阳光灿烂,他被照得眯了一下眼,心跳忽然加重一拍。

 

后来,心跳为他乱拍的时刻越来越多。

 

他很清楚,他对宋亚轩的感觉并不像对阮七七的一样。他可以很自然地面对阮七七的一切,却做不到不体面地站在宋亚轩面前。

 

那宋亚轩呢?只是因为朋友才画这幅画的吗?

 

如果真的是,那为什么不能坦然地送给自己,就像别吃我的鱼送给Lil Wen的每一幅画一样,何必要折了这么久,久到页边翻卷到平不回去。

 

过了很久,刘耀文突然出声打断阮七七,“七七,你说,要怎么才能知道别人喜不喜欢自己?”

 

“嗯?”电话那头的女孩子顿了几秒,反应过来后大声道,“你小子什么意思!有喜欢的人了吗,什么时候的事,怎么没告诉我?”

 

“不是,帮同学问的。”

 

“哦,早说呢。”阮七七语调忽然降下来,沉思了片刻,“那就试探一下?比如问问他喜欢的类型什么的。”

 

刘耀文挑了下眉。

 

“还有呢?”

 

“直接问呢?我也不知道,我没谈过恋爱啊你小子,问我你算是问错人了。”

 

“没事,先挂了,有空带土豆找小八玩。”

 

跟阮七七道过别,刘耀文挂掉电话,坐在椅子上思考了片刻,而后,他打开了王者荣耀。

 

 

 

晚上宋亚轩收到了刘耀文的上分邀请,他打开了平板看了一眼,刘耀文没在直播。

 

他回复了个“好的”,心想这次终于可以开麦交流了,以往在刘耀文直播的时候开麦总觉得拘谨,还是私底下一起玩会放松一些。

 

他打开游戏,强迫症使然清了些红点,点到邮箱的时候手却顿了一下。

 

【Lil Wen送给您999朵真爱玫瑰。】

【Lil Wen想成为您的恋人:绑一个关系。】

 

 -

彩蛋是刘耀文的小日记。

 

 

 

评论(164)

热度(1772)

  1.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