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6

妹狗

*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几天没睡好,又或者是心中的结终于解开了一点,昨晚宋亚轩睡得格外沉。

 

一觉起来人都懵了,闹钟响过好几遍都没听到。距离上课只有二十分钟,宋亚轩随手套了件外套,拿起包就往外跑。

 

没想到刚好碰上牵着土豆出来的刘耀文,对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用了点力气牵住要往前冲的土豆。

 

“去哪?”

 

再见面时那种窘迫感已经消散大半,可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,现在虽然还是会有点儿小别扭,但终于不至于到躲着走的地步了。

 

“去画室,要迟到了。”

 

等电梯的间隙,宋亚轩看了眼表,画室虽然不是很远,但跑过去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 

他无奈给老师发消息说要晚到一会儿,对方没回复,大概是在忙。

 

“叮”一声,一楼到了,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两人同时往外走,刘耀文到小花园就停下了,宋亚轩回头冲他说再见,又急匆匆地去赶路。

 

左脚迈出之前袖子被轻轻拉了一下,步伐硬生生卡在原地。宋亚轩有些疑惑地回头,首先对上的是刘耀文怀里土豆的葡萄眼。

 

小狗伸着舌头,歪着头冲他笑,他听见小狗主人开口,“画室在哪?”

 

宋亚轩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小狗的头,虽然不知道刘耀文问这个做什么,但他还是心情很好地回答:“在世纪大楼三层。”

 

但意外的是这个问题后便没了下文,刘耀文只是冲他点点头,然后抬起手挥挥,跟他说再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天色不知何时阴沉下来,枝上新冒出的绿芽在风中摇摇晃晃。潮湿的气息从四周涌入,这是暴雨前的征兆。

 

宋亚轩临到下课时还在埋头画水彩,颜料弄得到处都是,脸上抹了好几道都浑然不觉。

 

直到老师拍拍他的肩膀,强迫他从自己的世界中抽离出来。

 

“亚轩,今天就到这里吧?”

 

宋亚轩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自己还没完成的画,心想着也不急,明天再染完剩下的部分,老师下节课还要去教别的同学,他也不能久留。

 

于是他跟老师道了别,套上外套往楼下走。

 

在走到二楼时,宋亚轩透过楼道的窗户往天上看去。成片的乌云挤压在一起,四周被蒙上一层灰色滤镜,不过短暂停留几秒,绵密的雨丝便倾泻而下。

 

宋亚轩暗叫一声不好,今天出门太匆忙,他根本没有记起带伞这件事。

 

宋亚轩叹口气,慢慢走下楼梯。

 

一定是顺利太久了,老天爷看不惯,偏要让他倒霉一下才好受。

 

走到门口时,宋亚轩翻出手机来叫车,想了想又放弃——大概也没有司机愿意在大雨天接只需要三分钟就到的单子。

 

雨势渐大,柏油路被染深,又湿又冷的空气扩散到周围。

 

宋亚轩蹲在门口,两手撑着头,祈祷这场雨能早点结束。

 

就在他绝望之时,视野中晃晃悠悠地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轮廓。

 

宋亚轩眯了眯眼睛,在看清楚来人的那一刻,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。

 

隔着厚厚的雨帘,他看到刘耀文撑着伞,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,步伐对上雨点的节奏,每一个把拍都撩人心弦。

 

慢慢地,刘耀文走到他的面前,伞微微倾斜到宋亚轩的头顶。

 

他与刘耀文安静地对视,大脑已经不能思考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你、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

对视好几秒后宋亚轩又红着脸移开目光,视线移到刘耀文已经湿了一大片的裤脚,听到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“你来的时候没拿伞,会淋湿。”

 

“我等雨停了自己走也可以。”宋亚轩小声嘟囔了一声。

 

但刘耀文似乎没听到,他的眼前多了一只手,少年的手指很长,近看能发现上面因为写字磨出的茧。

 

“走吧。”

 

犹豫一下,宋亚轩还是把手搭了上去。

 

他借了力站起来,很不自然地收回手,手心的余温热得人心痒。

 

刘耀文跟他解释说家里只有一把伞,两人并肩时有些急,雨下得太大,免不了要淋湿一块。

 

但宋亚轩并不是那么矫情的人,而且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,整个世界似乎只能听见雨水打在伞上的声音,滴滴答答。

 

“在想什么?”

 

快要走到小区时,刘耀文突然出声。

 

宋亚轩本就紧张,因为这句话身子又僵硬了几分。

 

他其实很想说“在想你”,可是这句话显然太有歧义。

 

他想了很久,尽量找了一个可以搪塞过去的回复,“在想……今天的水彩没有画完。”

 

“画画难吗?”

 

“嗯,挺难的。也许是因为我比较笨,所以总是画不好。”

 

“不会,小鱼太太。”

 

这个称呼出来的一瞬间宋亚轩偏过头去,刘耀文并没有在看他,他却在这一瞬间有些恍惚。

 

他曾经在画板上描绘出他心中的Lil Wen,此时角度重合,两个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冲破次元的枷锁,在这一刻重叠在一起。

 

宋亚轩有些懊恼地发现无论在哪一个世界,他似乎都逃不过这个男生。

 

气氛又被雨冲得沉默,宋亚轩攥紧了衣服,揪心地难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回去后两人都湿了大半,刘耀文的情况比他还要遭,灰色卫衣上洇湿了一大块深印,头发也湿了一片。

 

宋亚轩有些局促地站在一旁,等他甩完伞上的水,又把伞细细卷起来,而后小声道谢。

 

“谢谢你送我回来,刘耀文。”说完觉得这样略显苍白,又很快地补充,“回去记得洗个澡,不要着凉,明天,不对,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

刘耀文点了点头,没有拒绝,“好。”

 

两人各进了自己家门,天色已晚,宋亚轩洗漱后便伏在桌上写作业,试图甩开脑海中胡思乱想的事情。

 

不过几分钟后,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下,上面显示微博特别关注有了一条新动态。

 

他点进去,是刘耀文,

 

【Lil Wen:再静一些可以听到雨声。(视频)】

 

视频很短,画面是阴沉的天空,透过透明伞,能看到噼里啪啦掉落的水珠。

 

宋亚轩点了个赞,趴在桌上,翻了翻评论。

 

【宝宝那里冷不冷,要记得穿多一点哦。】

【男高小子怎么突然整上浪漫的了】

【最美的不是下雨天,是曾和你躲过雨的屋檐~】

 

……

 

自从刘耀文开始更新日常,评论区的风格忽然变了。之前大部分都是很严肃地讨论技术,现在什么画风的评论都有。

 

宋亚轩看了很久,喜欢刘耀文的人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多。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宝藏小主播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微博都快有二十万粉丝了。

 

而他也不过是这二十多万人中平平无奇的一个罢了。

 

屋外雨还在下个不停,滴滴答答的声音惹人心乱。

 

捧着手机发呆了好一会儿,宋亚轩最终点击了转发键,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如果再静一点呢?】

 

 

 

 

上学那天雨停了,春雨过后更多的新绿破土而出,路旁不知名的小花都已经开出了好几朵。

 

宋亚轩遵守诺言,在早上准备好提前买好的小蛋糕,连着早餐一起送给了刘耀文。

 

在路途中,宋亚轩发现刘耀文又换了更薄的卫衣,藏青色,外面穿着校服外套,仔细看领子上还有几根白色的毛。

 

他瞥了那里一路,最终在两人走到学校要分开的时候忍不住提醒,“你这里有土豆的毛毛。”

 

手指指在自己的领子上,刘耀文看了一眼,似乎没理解过来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

宋亚轩又点了点自己的领子。

 

这次刘耀文动了,宋亚轩看到他微微向自己这边倾身,头仰起了一点。

 

宋亚轩立马意识到他这个动作的含义。

他犹豫了一阵儿,硬着头皮伸出手——替他轻轻拍掉了领子上的毛发。

 

期间他感觉到刘耀文一直在盯着他,那专注的目光让他更加忐忑不安,惟恐无意识的小动作会暴露自己的小心思。

 

可直到他弄完,鼓起勇气抬起头后,才发现刘耀文的视线如往常一样,无意识地看着前方的某一点,并没有在看他,刚刚的感觉好像只是他的自作多情。

 

宋亚轩有些郁闷地收回手,在预备要说再见的时候,少年忽然在他之前开口,

 

“土豆长沉了很多。”

 

“嗯?”宋亚轩顿了一下,“是吗,那很好呀。”

 

“不好,不长高只长胖,不健康。”

 

“啊可他还小,多吃点是正常的吧。”

 

刘耀文摇摇头,又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

两人的距离骤然缩近,宋亚轩呼吸停滞一秒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他都要缺氧窒息了,才又听到刘耀文的声音,

 

“这周六我会带他去小狗公园减肥,要一起吗?”

-


土豆:开始另寻别家了。

有彩蛋。

评论(116)

热度(1677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