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5

妹狗

*

得了“小感冒”的宋亚轩第二天就去上学了,陈艺汝拉着他左看右看,确定没什么大事才稍微放下心。

 

她又趁着早自习老师不在的空档补作业,借着其他同学背诵声作掩护,一边写一边悄悄跟宋亚轩讲话,“你知道吗,这周我爸妈给我请了个家教,是个大学生,长得可帅了。”

 

宋亚轩从书本中分出一点注意力,“男生吗?”

 

“嗯嗯,比我大三岁。”陈艺汝回他,手撑在下巴上,一脸陶醉状,“我终于体会到小说里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了,见到他的第一眼,我就知道我遇到爱情了。”

 

仿佛被什么点了一下,宋亚轩抬起头,略有些不解地问:“爱情?怎么会呢,你才刚认识他几天。”

 

“跟时间有什么关系,见到他会脸红会心乱,这还不是爱情吗?”

 

“脸红心乱就是爱情吗?”

 

“是吧!那退而求其次也算是喜欢,哎呀你不懂,喜欢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 

宋亚轩没再说话,很安静地盯着陈艺汝的侧脸,女孩子长得很漂亮,葡萄大的眼睛,小嘴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她喜欢的人。

 

看到她说出喜欢时发自内心的开心,宋亚轩忽然想起昨天,晚霞下,认真给他顺毛的少年。

 

他并不是不懂,混迹网络各种圈子这么久,反而对这些事情看得很透。

 

其实在第一次见到他会手忙脚乱的时候,宋亚轩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了,只是对方也是男生,他不想往那方面想,所以总是找各种理由帮自己开脱。

 

直到昨天,他才真正意识到,那些脸红不会骗人,心动也不会骗人,每一个为他失眠的夜晚,每一次为他做出的所有冲动,每一次想要热切靠近他的心,都叫嚣着喜欢。

 

宋亚轩慢慢把目光收回,像刘耀文总是做的那样,看向窗外的风景。

 

阳光正好,新叶摇晃。惊蛰马上要来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不知道是不是刘耀文的错觉,他总觉得这几天宋亚轩在故意躲着他。

 

早上他刚走到电梯旁,手机便响了。宋亚轩说他今天起得很晚,可能会迟到,让自己先走。

 

第二天的理由又换成身体不舒服,后来几天干脆没发。刘耀文独自在电梯前站了十分钟,没等到人便自己去了学校。

 

晚上也是这样,有次他从教室出来,恰好撞见拿着书包路过的宋亚轩。刘耀文很确定宋亚轩看到了他,可对方甚至招呼都不打,目视前方,急匆匆地从他面前走过。

 

他望着少年消失在楼梯角的背影,站在原地回想这几天两人在一块的时间,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事,两人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,宋亚轩没道理躲着他。

 

他有些闷地走下楼,周五放学早,以往吹着和煦微风的傍晚今天沉闷了起来。

 

升温过后的春天坚挺不过几日,一场寒气又悄然而至。

 

刘耀文缩了缩脖子,再往前望时,恰巧看到宋亚轩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走出校门口的身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晚上刘耀文没有直播。

 

宋亚轩写完作业后守着平板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,他望着刘耀文的直播头像发呆了很久。

 

这几天做的事情似乎太明显了,他想要掩饰,想要远离,可偏偏那种名为喜欢的感觉从中作祟,所有的理智看起来更像是另一种欲盖弥彰。

 

宋亚轩害怕有一天面对刘耀文时会像之前很多次一样,脑袋一热便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情感全盘托出。

 

对方会怎么想,会依旧冷淡?还是惊讶,甚至是恶心?

 

他不敢再细想,将平板息屏后躺到了床上。

 

这几天因为这件事都没睡过好觉,宋亚轩闭上眼睛,迷迷糊糊中总是能看到刘耀文的脸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把他从浅眠中骤然拉出。

 

他捂着胸口缓了一会儿,而后拿起手机,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给他发了条消息。

 

【Wen神^o^:上分吗?】

 

宋亚轩愣了好久,才打字回复。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不啦,要休息了。】

 

那边很久没有再发过消息来,久到宋亚轩以为对方已经丢下他自己去打了,聊天框里却突然多出一条。

 

【Wen神^o^: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?】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没有呀。】

 

【Wen神^o^:你好像很不开心。】

 

宋亚轩心一紧,心想还是太明显了。

 

他的伪装那么拙劣,刘耀文看不出来才奇怪。

 

可他还是没有承认,嘴硬回复: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没有,我很开心。】

 

聊天框顶端一直在显示“对方正在输入中”,宋亚轩默默等待了很久。

 

久到他又要守着手机睡过去,一声震动后,他又强迫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

【wen神^o^:是因为不跟我一起上学了,所以很开心吗?】

 

【wen神^o^:可以给我开一下门吗?】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刘耀文第一次来宋亚轩家里。

 

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这次没有再走神,视线落在宋亚轩身上,长久且专注地注视着他。

 

宋亚轩把所有的心情都写在脸上,开心明显是搪塞他的理由,只是刘耀文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让一向不擅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他更加手足无措。

 

宋亚轩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他很想说不是这样的,可又怕脑袋一热说错话,于是只敢坐在刘耀文旁边,干巴巴地盯着自己的鞋尖。

 

两个不会说话的人凑在一起格外尴尬,过了半天,还是刘耀文先开的口。

 

“如果你以后不想跟我一起走了,可以直接跟我说的,我……”

 

话还没说完就被立马打断,“不是!”

 

宋亚轩慌乱之下拉住他的衣角,“我没有这么想过,我只是……”

 

“只是”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,宋亚轩最后自暴自弃地倒进沙发里,不讲话了。

 

刘耀文看了一眼还紧紧拽着自己衣角的那只手,又去看宋亚轩有些难过的侧脸,斟酌再三,开口安慰:“如果出了什么事,让你不开心,可以来找我——我的小狗。”

 

怕自己的磕绊太明显,他又笨拙地补充,“跟小狗在一起,心情会变好。”

 

明明是很平淡的语调,宋亚轩莫名听出了几分坚定。

 

他睁开眼睛,和刘耀文对上视线,两秒后,又逃一般地挪开,轻轻点点头。

 

后知后觉自己还拽着刘耀文的衣角,他小心地松开,在收回手时,手腕忽地被攥住。

 

宋亚轩一愣,感受到属于少年的体温,心在这一刻开始发烫。

 

他有些慌乱地望过去,看到刘耀文垂下眼睛又抬起,很认真地注视着他,有些笨拙地组织语言,说出的话却真诚。

 

“宋亚轩,希望你不要不开心。”

 

宋亚轩这次没抽回手,也没回避少年的目光。

 

温度在相触的肌肤间传递,像一阵温热的风,恍惚间身边都是他身上好闻的气息。

 

宋亚轩忽然觉得所有的别扭在此刻似乎也不值一提。

 

喜欢在热烈的青春里本来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,只是来势汹汹,心跳的节拍被打乱,便认为世界都下起了雨。

 

也许有一天,他会再勇敢一点,然后读懂刘耀文真正想对他说的其实是:

 

“宋亚轩,希望我不会是那个让你不开心的人。”

 

_


有彩蛋。

评论(129)

热度(1719)
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