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4

妹狗

*

生物钟像往常的每一个清晨一样如约而至,只不过这一觉睡得太不踏实,困意和不安来回拉扯,刘耀文再睁眼时,浑身上下都疲惫不堪。

 

他望着天花板缓神了许久,昨夜发生的一切渐渐随着意识回笼,他想起在路灯下那单薄的身影,还有宋亚轩认真望向他时颤抖的睫毛。

 

怎么睡着的自己都记不清了,只记得完全没有意识之前少年模模糊糊的轮廓,也许是幻觉。

 

刘耀文揉了揉凸凸痛的太阳穴,掀开被子起身,目光偶然一瞥,落到缩在沙发角落的男生身上。

 

哦,那不是梦。

 

宋亚轩穿着一套薄薄的白色睡衣,因为太冷整个人没有安全感地团成一团,身上盖着他的外套,正小幅度地呼吸着,很像一只被丢弃的流浪猫。

 

外套太小,并不能把人全部盖住。右肩颈的皮肤裸露在外面,刘耀文走过去,想拿起自己的被子给他盖上,可目光总是不经意间落到那里。

 

他又不可避免地回忆起昨天的那一个拥抱,宋亚轩身上好闻的味道和怀里柔软的感觉,仿佛还停留在身上。

 

太瘦了,得多吃点饭才行。

 

手背在离开的时候擦过脸颊,触感很软,刘耀文不自觉地蜷缩了一下手指。躺在那里的少年好像感受到被褥里的余温,整个人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

他回头望了一眼,没有再在这里停留,而是快步走到了浴室。

 

抬头一看,镜子里的人耳尖不知什么时候变红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宋亚轩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

他坐起身时被子顺着滑了下去,宋亚轩怔了很久,直到身旁传来一声“饿吗”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刘耀文家里。

 

宋亚轩抬起头,刘耀文正端着一碗面走过来。他看到刘耀文已经换了身衣服,一件白色高领毛衣,弯腰时领子会微微遮住下巴。

 

刘耀文把面放到桌上,“我帮你带了假,今天不用去上学了。”

 

听到这句话宋亚轩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,已经十一点四十了,他早就错过了上午的课。

 

不过宋亚轩一时半会儿还想不明白,往常生物钟总是很准的,可今天在这么奇怪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睡得这样熟。

 

“你是先去了一趟学校吗?”

 

也许是刚醒,宋亚轩的声音有点闷。

 

刘耀文闻言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,“土豆还没有找到。”

 

言外之意宋亚轩听出来了,他大概是又一大早出去找小狗了,结果也显而易见。

 

宋亚轩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,手忙脚乱地端起面,要咬一口之前又想起还没有洗漱,于是又默默放下。

 

刘耀文坐在他右侧的沙发上,没玩手机也没看他,视线无目的地盯着空气中的某点,也许在外人看来,他只是在看窗户外树木新抽的嫩芽,或是在看枝头歪着头的麻雀。

 

但只有宋亚轩知道,他只是在担心小狗。

 

“我们今天下午一起去找一下吧,两个人找起来也许会轻松些。”过了一会儿,宋亚轩主动提议道。

 

刘耀文这次回头了,他的目光落在男孩子有些长的刘海上,慢慢下滑,最终定格在那双漂亮的杏眼里。

 

“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吃过饭后宋亚轩回家换了身衣服,他跟刘耀文在电梯门口会合,而后一起下了楼。

 

两人商量好路线,宋亚轩去宠物店附近看看,刘耀文则去更远的地方找一找。

 

他们在小区门口分开,宋亚轩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喊土豆。

 

午后气温回升,他穿得还是有点厚,走了不到十五分钟便出了一脑门儿汗。也有点口渴了,就近二十米处有一家便利店,宋亚轩进去买了瓶矿泉水,拿出手机来点开微信支付,扫码,结帐。

 

喝水的空他看了一眼消息,早上没去上学,也没报个平安,陈艺汝早上看他没来,就用表情包轰炸了他一番。

 

宋亚轩回复了一句“小感冒,请假了”后对方几乎也是秒回。

 

【小汝同学:那你要多喝热水快快好起来哦!】

 

宋亚轩回了一个小狗点头的表情包。

 

而后他从陈艺汝的聊天框退出,清理了一下堆积的消息。只不过是一上午没看手机,群聊便已经攒到一千多条。

 

宋亚轩强迫症发作,一条一条点过去,手指在滑到一条消息时一顿。

 

这条消息夹杂在群聊中间,一不留神就会被忽略,好在宋亚轩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,这才着急忙慌地点进去。

 

是青城小流浪救助中心的。

 

【小流浪加油站:同学你好,看到你朋友圈发布的那条寻狗启示了。是这样的,昨天中午救助中心新来了一只小萨摩耶,大概五六个月大,长得和您发布的照片上的小狗很像,您看看是不是同一只呢?】

 

【小流浪加油站:如果是同一只请您放心,他现在在我们这里很安全。】

 

宋亚轩急忙点开那张照片,小萨摩耶正歪着头看镜头,面前放着一碗满满的狗粮。

 

他其实不是很认识土豆的样子,因为小狗都长得很像,所以他把这几条消息转发给了刘耀文。

 

那边在三分钟后回复:

 

【wen神^o^:是他。】

 

宋亚轩悬了一天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落回实处,他立马跟救助中心的人确定,对方表示现在就可以过去。

 

 

 

小流浪救助中心在城郊,去一趟需要坐四十分钟的公共汽车。

 

宋亚轩约好了和刘耀文在最近的公交站车牌处会合,他离得比较近,在那里等待了大概七八分钟,远远望见刘耀文朝他跑过来。

 

刘耀文平常几乎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,这一次也是,明明依旧冷冷淡淡的样子,宋亚轩却觉得他心情不错,也许是因为那一根被风吹起来,在头上摇摇晃晃的呆毛。

 

公交车上人不多,刘耀文坐在靠窗的位置,宋亚轩在他边上。

 

他偷偷去看刘耀文的侧脸,少年正安静地望着窗外发呆。

 

春天大概真的要来了,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,阳光被零零散散的枝叶切碎,光晕落在他的侧脸,好看的五官融入阴影下。

 

两人挨得太近,转弯时重力影响,他总是能贴紧刘耀文的手臂,而后不得不稳住身体,状似不经意地悄悄拉开距离。

 

不知道这样偷看了多久,刘耀文忽然转过头来,两人的目光在此相撞,停顿两秒,又很默契地各自移到别处。

 

“谢谢你。”

 

过了很久,宋亚轩听到刘耀文说。

 

他不太自在地摸了摸鼻头,低头去看自己的鞋尖,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小土豆被救助中心的人员照顾得很好。

 

他们两个到的时候纹着大花臂的老板正抱着小狗翻来覆去,像是在研究什么。

 

宋亚轩看到小土豆有些委屈又有些害怕地看了老板好几眼,似乎很是疑惑这个凶巴巴的人要对自己干什么。

 

他被逗笑出声,听力极好的小狗耳朵动了动,而后立马转过头来,看清楚来人后想激动地叫两声,又想起来什么一样看了老板一眼,有些委屈地呜呜叫。

 

老板也转过头,看到刘耀文后”唉“了一声,“这真是你的狗啊?今天小慧给我看的时候我还纳闷儿呢,这小东西怎么跑这儿来了。”

 

刘耀文从老板手里接过土豆,离开了老板的怀抱,小狗终于松了口气,满是眷恋地舔了舔刘耀文的下巴。

 

“之前带他来过一次,大概记住了。”

 

老板哈哈一笑,“那是想我们这儿的饭了。”

 

刘耀文也无奈地一笑,小狗表情太无辜,他都没法对这个小馋鬼生气。

 

要走的时候老板送了小狗几根宠物专用火腿肠,说土豆来一趟狗粮没吃多少,火腿肠倒是炫了好几根。

 

刘耀文道过谢,抱着小狗没法拿,是宋亚轩从老板手里接了过来。

 

他不自觉地看了两个大花臂好几眼,被老板察觉到,对方爽朗一笑,“去一个白毛那纹的,可酷了是不?”

 

宋亚轩也跟着笑,心想以后真的不能以貌取人,也许满身纹身的不只是街边的小混混,还有愿意为小动物提供避风挡雨的家的好老板。

 

 

 

回家的路上,风中都带着雀跃的味道。

 

小狗在刘耀文怀里睡着了,这两天大概也没睡一个好觉。

 

青城向来对宠物友好,只要不扰乱秩序坐公交都是被允许的。

 

他们在站边等待着,不知怎么的,宋亚轩心情很好。

 

刘耀文注视了一会儿身旁哼着歌的少年,对方察觉到他的目光,也回过头来,有些傻气地笑了笑。

 

恰好一阵风吹过。

 

宋亚轩被吹得眯了下眼睛,风声中,听到刘耀文开口。

 

“头发乱了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他一下子没有理解过来,下一秒,却整个人怔在原地。

 

指缝擦过柔软的发丝,独属于少年的温度在那里短暂停留。

 

刘耀文动作轻柔又专注地抚顺他被风吹乱的头发,宋亚轩却觉得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

他有些愣愣地抬头,春天的云霞色彩在刘耀文眼中连绵成一幅温柔烂漫的油画,风声又瞬间呼啸起来。

 

宋亚轩在那一刻突然意识到,今年的春天似乎在不经意间热烈地到来了。

_


有彩蛋。

评论(103)

热度(1791)
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