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也

拜托丘比特 13

妹狗

*

周一早上,宋亚轩起得比之前要早一些。保温盒里依旧装着热气腾腾的早餐,自从知道宋亚轩每天会跟朋友一起上下学,秦阿姨准备的早餐便多了一份。

 

他在电梯旁边等待着,往常总是按时到达的男孩子今日却忽然迟到了。

 

起初宋亚轩以为刘耀文只是难得睡过头,可直到早自习快要开始,他不得不提前离开的时候,宋亚轩才意识到些许反常。

 

早自习下课时宋亚轩借着打水的由头路过十四班,状似不经意间看了好几眼,依旧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。

 

他回到座位,陈艺汝还在趴着补觉,宋亚轩坐下喝了口水,抱着手机犹豫了半天。

 

刘耀文的微信头像还是纯黑色,两人的聊天记录停留在周五晚上,他们玩完游戏互道晚安,之后便是楼道里匆匆一面。

 

宋亚轩不自然地摩挲着手机屏幕,思绪被拉扯到那个下午,画纸上少年人的轮廓。

 

他当时没有回答老师的问题,只是很匆忙地将那一张画撕下来,叠成方块塞到口袋里,慌乱的动作让老师都不解地皱眉。

 

完全是无意识的动作,也许是这几天总因为直播的事苦恼,所以才在完全不清楚的情况下被大脑神经末梢支配,做出连自己都无法解释通的行为。

 

想到这儿,宋亚轩默默把手机放了回去,编辑好的信息也没有点击发送。

 

 

 

 

一上午都没有看到刘耀文。

 

宋亚轩在大课间专门去十四班看了好几次,最后一次路过门口时偶然听见两个女生说,刘耀文一早上都没来上课。

 

那种别扭的心情慢慢被不安取代,宋亚轩婉拒了陈艺汝要拉着他去小操场玩的请求,跑到教室拿出手机,鼓起勇气把那条已经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。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你是生病了吗?为什么没来上学?】

 

发出去五分钟后,宋亚轩又拿起手机。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看到了要回复我哦( ; ; )】


不过等到放学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,宋亚轩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,跟要离开的陈艺汝打了个招呼,而后一个人走出教室。

 

十四班的同学们放学很积极,教室里早就空无一人,宋亚轩路过时放慢了步子,匆匆抬头看一眼,接着又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

春天似乎真的到了,短短几天的时间,晚上吹来的风已经带着暖意。

 

宋亚轩背着书包走在两人每晚都走过的小路上,街头那家他最喜欢的叉烧包店已经打烊了,他后知后觉还没有带刘耀文去吃过。

 

不知道刘耀文发生了什么,宋亚轩一整天的心情都被那个依旧没有回消息的人坠着。

 

他赌气地想刘耀文不爱说话这一点真不好,就算出了什么事,也得跟自己说一声吧——如果真的把自己当朋友的话。

 

可转念一想他又慌张起来,如果刘耀文真的没把自己当朋友呢,那他今天所有的担心和害怕岂不是自作多情。

 

无数个念头在脑海里反复拉扯,宋亚轩总是会想很多,敏感细腻的性格让人变得多愁善感,尽管他自己都知道刘耀文不是那样的人,可是在遇到这种事时还是会不自觉去假设最坏的结果。

 

不过好在这种复杂的情绪没持续多久,兜里的手机在等待一天后终于收到了提醒。

 

彼时宋亚轩刚洗完澡出来,看到发送人的备注时头发都来不及吹了。

 

宋亚轩慌忙点开,见刘耀文在十五分钟前发来了消息。

 

【wen神^o^:没有生病。】

【wen神^o^:土豆跑丢了。】

 

 

 

 

小区门口灯还亮着,保安大叔的小屋只开着电视,透过磨砂玻璃闪着微弱的光。

 

宋亚轩穿着睡衣站在墙边,目光定定地望着一个方向。

 

等了许久,眼睛都有些干涩了。他揉揉眼眶,借着路灯昏暗的光,远远望过去,一个孤单的轮廓慢慢在视野里变得清晰。

 

等到少年走近了,宋亚轩也迈开步子慢慢走过去。

 

他看到刘耀文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卫衣戴在头上,黑框眼镜遮不住泛青的眼底。

 

宋亚轩有些无措地站定,看到他这个样子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

土豆是昨天下午走丢的,小狗精力旺盛,牵引绳只解开了五分钟,刘耀文和保安大叔说个话的功夫,一回头便找不见了踪影。

 

刘耀文跑遍了他带小狗去过的每个地方,平常遛狗的地方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,他来来回回去了好几趟。

 

小狗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在偌大的空房子中,是小狗愿意回应刘耀文每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也是小狗陪了自己一个又一个孤独难熬的时刻。

 

所以这么社恐的人才敢在大庭广众下大喊小狗的名字,因为小狗在刘耀文心中的意义早就不单单是一只宠物,而是他不能割舍的家人。

 

刘耀文望着宋亚轩担忧的眼睛,低下头,有些小声地说:“我没找到它。”

 

宋亚轩一瞬间失语,刘耀文站在他身前,表情依旧如从前一样,他却真真切切地读懂了那风轻云淡下藏着的颤音。

 

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于是只会伸手拉拉刘耀文的卫衣袖口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

多么华丽的安慰话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,宋亚轩觉得刘耀文最需要的可能是一个拥抱。

 

他这么想了,也这么做了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一天都在外面奔波,刘耀文的身上有点凉,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他身上。

 

“土豆那么聪明,一定不会丢的,说不定明天就自己回来了呢!”

 

宋亚轩感受到刘耀文身子僵硬了一下,而后又像泄了气一样软下来,他的肩膀被硌了一下,是刘耀文把下巴靠了上去。

 

呼吸洒在肩上,有点痒,也有点热。宋亚轩不自在地躲了一下,听见怀里的人闷闷的一声“嗯”,于是他又站好,压着羞涩环住了刘耀文的腰。

 

“没事的,我明天和你一起找,今天先去好好睡一觉好不好呀?”

 

 

 

 

这是宋亚轩第一次进刘耀文的家,他也没想到第一次会是因为这样。

 

家很大,装修也很豪华,可是这么大的房子却空得不像话。宋亚轩把刘耀文送回来,又到自己家里热了杯牛奶过来。

 

期间不过五分钟,开门的时候却不见刘耀文,宋亚轩把牛奶放在茶几上,转头发现他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

他注视着刘耀文泛青的眼底,大概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休息,他甚至不敢想象大晚上一个人穿梭在小巷中会有多冷。

 

宋亚轩悄悄走过去,抬手帮刘耀文摘下眼镜,又帮他把外套脱了。

 

少年并没有反抗,只是在期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不知有没有看清眼前的人,又沉沉地睡过去。

 

把他抱到卧室是不太可能了,宋亚轩想了想,还是决定得去一下刘耀文的房间。

 

卧室就在客厅的左边第一间,没有上锁,宋亚轩轻轻打开,里面的陈设很简单,却很干净,有一股刘耀文身上独有的清香味,床边放着的是直播设备,柜子上摆着动漫手办。

 

其余的宋亚轩也没敢看,他匆匆走进去,抱到被子后就立马出来了。

 

他把被子给刘耀文盖好,庆幸这个沙发足够大,在这里应付一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

收拾好一切,宋亚轩坐到沙发上,目光落到睡得香甜的少年的脸上,轻轻从眉眼一路描摹到嘴唇。

 

他觉得刘耀文真好看,眼睛是很漂亮的桃花形状,笑起来卧蚕饱满,眉峰很高,骨相硬朗,平和的性格却又冲淡了几分攻击性。

 

就这么静静地看了很久,直到刘耀文动了一下,宋亚轩才猛地回神,后知后觉心脏跳得好快。

 

扑通的心跳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兀,已经很晚了,宋亚轩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,只是很慢地意识到他这几天的状态不太对劲——遇到刘耀文有关的事他便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都难以解释的行为。

 

不管是那一个拥抱,还是现在趁人家睡觉偷看很久。

 

他摇了摇头,强迫自己清醒点,无果后无奈拿起手机,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

他截屏了刘耀文朋友圈背景的土豆的照片,裁剪后把它发到了朋友圈里。

 

【别吃我的鱼:朋友在周天下午丢失了一只小萨摩耶,青城云棠小区附近。小萨摩大概五个月大,名字叫土豆,小男孩,性格很好很亲人。照片如下,如有捡到或者提供线索必有重谢!麻烦大家帮忙找找T^T】

 

发完朋友圈依旧静悄悄的,宋亚轩看了看左上角的时间,才发现已经到凌晨。

 

可他没打算睡,他怕刘耀文半夜会醒,而后又像昨晚一样一夜未归,所以只能强撑着眼皮刷手机。

 

但是最后意识越来越模糊,直到蜷缩在沙发角落睡着之前,宋亚轩还在想,要是明天土豆能回来就好了。

-

有彩蛋

评论(79)

热度(1725)

  1.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